中国人的盐成本:像烧油一样位居世界前列

现在我几美分买不到一袋便宜的盐,超市里最便宜的盐每袋1.5美元!在我国,盐是被垄断的,也就是说,被垄断了。

盐的价格,从工厂、批发到零售,都由政府决定。

目前,玉沙盐、低钠碘盐和贡晶盐在城市各大超市的价格越来越贵,但便宜盐的数量却越来越少。许多市民感叹盐的价格高于大米的价格!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周一在其网站上宣布,《盐业特别许可证管理办法》将被废止,并自颁布之日起实施。

一旦这条新闻出现在互联网上,它就吸引了无数网民狂欢。改革正从不同角度得到积极的解释。

盐的价格能降低吗?盐能像蔬菜一样定价吗?这也是大多数消费者最关心的话题。

中国人的盐成本:像燃烧石油一样,中国曾经是世界上碘缺乏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占世界碘缺乏人口的40%。

为了实现食盐碘化,国务院相继颁布了一系列法规,明确实行国家食盐专营制度。食盐由中盐和省级盐业公司统一销售。制盐企业生产的盐必须由盐业公司统一购销。

盐和烟草是目前我国唯一保持垄断制度并按计划购销的两个行业。

在盐系统中,盐公司是唯一的经销商,盐的生产也是由政府许可的生产企业按计划进行的。这种性质也导致了该行业的垄断。

盐的利润有多高?根据国家发改委和省物价局的数据,盐的出厂价是每吨300到500元。

记者查阅了国家发展改革委2009年发布的《关于提高食盐厂(场)价格的通知》,发现碘盐批发价每吨(含税)不超过700元。

然而,在广州超市货架上,500克便宜盐的价格一般在1.5元左右,转换后为每吨3000元。

换句话说,从出厂价格到销售价格,盐的价格已经飙升了6到10倍。

《食盐价格管理办法》规定食盐零售价格和批发价格差价率应控制在20%以内,小包装成本利润率应控制在15%以内。

现在这种价格差异显然不止于此。

这仍然是根据最便宜的盐计算的。广州华润万家的一名销售人员告诉记者,超市里没有比卖1.5元的广东盐加碘精盐更便宜的盐了。

然而,最昂贵的是中国盐业集团进口的钙强化营养素的贫瘠浪潮。350克的价格接近20元。

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盐的零售价格明显高于发达国家。美国、法国、澳大利亚和中国的人均盐消费量与人均国民收入之比分别为0.06、0.04、0.04和0.12。

相比之下,中国人吃盐的成本已经是世界上最高的,就像烧油的成本一样。

此外,盐的价格——中国福利彩票发行中心的行政级别——近年来一直在上涨,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难怪市场上一直有声音指责盐业公司垄断巨额利润。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张春晓写道,中国的盐业制度不分政府和企业,特许权和监督权合二为一,导致许多地方的特许权扩张和监督弱化。

然而,2007年,国家审计署对全国盐业进行了为期八个月的审计,得出结论认为,盐中没有牟取暴利。

取消食盐专营许可证:并不意味着2013年12月,国务院在取消食盐专营前修订了《食盐专营办法》,将审批权下放给省级指定的食盐生产企业。

据媒体报道,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National Development and Reform Commission)表示,原《食盐专营许可证管理办法》已不再需要,该办法规范中央政府对食盐专营许可证的审批。

盐垄断的2500年历史结束了吗?业内人士表示,上述变化符合精简行政、下放权力的理念,也是推进中国盐业改革的重要一步。然而,取消《食盐专营许可证管理办法》并不意味着食盐专营将向社会资本自由化。

例如,申银·万国认为,在中国目前的盐业管理政策下,国务院主要有两个框架文件:《食盐专营办法》和《食盐专营许可证管理办法》。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已经废除了《食盐专营许可证管理办法》,但《食盐专营办法》仍然有效。许可证的废除并没有实质性地改变现有的盐销售系统。

中国经济法研究会会长、武汉大学竞争法和竞争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孙进教授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取消食盐垄断涉及许多环节和部门。现在有可能以审批过程为突破口,探索改革之路。

废除《食盐专营许可证管理办法》并不意味着废除食盐专营,而只是在审批过程中。

严格来说,只有在《盐业管理条例》和《食盐专营办法》废除后,食盐专营制度才能从根本上废除。

市场化定价是盐业改革的主要方向。尽管盐业商业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许多盐业企业仍然认为这一举措是打破盐业垄断枷锁的一个信号。

虽然这仅仅是第一步,但审批权力下放本身就是国家对其控制的某种放松。完成权力下放和进一步放开特许经营将是大势所趋。

广东省一家盐化工公司的负责人吕告诉记者,NDRC的举动应该是打破垄断解放枷锁的信号,后续行动可能会拉开盐业管理从垄断走向竞争的序幕。

如果盐业改革如盐业企业所料,就有望削弱盐业企业的垄断力量。盐业利润再分配后,盐业企业的成本能大幅度降低,从而降低超市的食盐价格吗?中投食品行业研究员梁玄冥认为,新政策只会降低审批要求,简化管理,下放权力,但仍对其有严格控制。盐市场不可能在短期内实现完全市场化。在这种情况下,食盐价格短期内不会大幅波动,毕竟食盐关系到民生。

因此,短期内取消食盐专卖许可证管理对中国食盐价格影响不大。

然而,沈湾研究员周小波进一步认为,取消食盐专卖许可证标志着专卖制度改革的开始,预计今年该行业将出台进一步的政策。

如果盐业的垄断制度自由化,最大的变化是盐将从受管制的商品中回归调味品和快速消费品的本质。建立市场导向的渠道和定价可能是盐业市场化改革的主要方向。

买盐就像买蔬菜一样。盐就像副食品。有各种各样的品牌。公众的这些期望可能不远了。

春秋时期的食盐垄断可以追溯到春秋时期。

当时,管仲向齐桓公提出,政府应该专攻山海资源,主要是国有盐业,以获取利润。

根据管仲的粗略计算,齐白石一年可以赚6000万元。

在财务经理桑弘羊(Sang Hongyang)的建议下,汉武帝为了加强集权,从富商和权贵手中夺回盐、铁等重要经济事业,扭转国家财政困难,还实施了盐、铁官营和酒专卖。

汉武以后,召开了著名的盐铁会议,废除了铁酒的垄断,部分放松了盐业的垄断。

这种放松状态一直持续到唐朝的反历史叛乱,此后盐的垄断再次得到加强。

唐朝有官盐和私盐,只要有控制,走私和黑市就必然存在。

一些著名的私人盐商也在张卉王朝的传奇中写道。最著名的私盐经销商是黄超,如果我是他那年的狄青,我会和桃花一起在秋来呆到9月8日。我的花开花后,我曾在唐朝末期攻破长安,打破了黑暗社会的僵局,当时最后一支唐朝军队被分裂为分离主义政权。

清朝初期,清朝最富有的盐商有1000万两的资本,少了1200万两。

例如,在甘龙三十七年,扬州在海边卖了153万两盐,一个相当于200到400斤,一个相当于0.64两银子。运到扬州后,达到1.82两左右,加上运费和盐税。从扬州到东南六省的零售价格约为10两,是原来的两倍多。

扬州盐商每年赚取1500多万两银子,缴纳600多万两盐税,约占全国盐类的60%。

这一年,中国的经济总量是全世界的32%,扬州盐商提供的盐税占了全世界8%的经济总量。今年,中国的经济总量占世界的32%,扬州盐商征收的盐税占世界经济总量的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