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第十三个五年计划期间,每年新增近20万名残疾儿童,以加大对残疾儿童的援助力度。

5月15日是第26个全国助残日。当天上午,彭丽媛来到北京东方艾博儿童福利院看望孤儿和残疾儿童,向工作人员表示慰问,并向全国残疾儿童致以亲切问候。

在北京东方慈善儿童福利院,彭丽媛走进了孤儿和残疾儿童宿舍、康复训练室和教室,更多地了解他们的生活、学习和康复。她还参观了孤儿和残疾儿童的画展。

此外,彭丽媛还为正在射击和玩迷你沙锅球的孩子们加油,并和他们一起玩游戏。后来,孩子们也为每个人表演。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主席张海迪、委员会主席卢勇、民政部副部长高小兵和北京市副市长王宁都参加了此次活动。

据了解,今年全国助残日的主题是“关爱孤儿和残疾儿童,让爱传遍全世界”。

每年新增的20万残疾儿童是一个特殊的社会群体。每个残疾儿童都是折叠天使。从出生起,他们就走上了一条比普通孩子更坎坷、更灰暗的人生道路。他们需要社会更多的关心和帮助。

中国有8500万残疾人,其中残疾儿童817万。

记者从中国残疾人联合会了解到,我国约有167.8万名0-6岁残疾儿童,每年新增0-6岁残疾儿童19万名。其中,一些婴儿将被他们的亲生父母遗弃,成为孤儿和残疾儿童。

对于一些家庭来说,一个重病或残疾的孩子可能会带来难以承受的经济和生活压力,因此遗弃成为最简单的解决办法。

虽然刑法对遗弃儿童罪有明确规定,但在实施过程中,实际处罚的案例并不多,因此遗弃儿童罪的警示作用并不明显,这种行为对儿童的影响可能是终身的。

众所周知,在童年,每个孩子在心理上都高度依赖父母,需要他们温暖的爱和完整的家庭。然而,孤儿和残疾儿童对家庭的需求不一定由其亲生父母来满足。传统的福利院和孤儿院不能很好地满足儿童对家庭纽带的需求。结果,孩子们倾向于孤僻、不安全或易怒和粗鲁。

安迪,最近流行的电视剧《欢乐颂》的女主角,是一个有精神病家族史的孤儿。

在孤儿院长大,她害怕自己潜在的身体缺陷,不愿与他人接触,最终形成了一个非常孤独的性格,这实际上是中国成千上万孤儿和残疾儿童心理问题的缩影。

“近年来,全国各种社会福利机构收养的孤儿和弃婴数量逐年增加。其中,身体残疾和患有各种疾病的儿童需要长期生活在福利机构,需要全社会更多的关心、帮助和支持。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发言人郭立群在第26届全国残疾人日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多年来,中国的福利事业有了一定的发展。通过福利院、家庭收养和寄养(以家庭寄养和收养为主)的联合支持模式,孤儿和残疾儿童的基本生存需求逐步得到保障。然而,面对大量孤儿和残疾儿童,相对福利机构仍然不足。

据记者了解,只有1800个政府行政机构、国内外非政府组织和特殊教育学校。调查显示,在712,000名孤儿中,只有90,000名生活在福利院,其余的通过收养、寄养或政府补贴生活。

然而,寄养仍然存在风险,例如河南兰考县一家私立孤儿院焚烧7名儿童,湖北十堰福利院孤儿异常死亡。

因此,政府正在逐步加强对私营孤儿院、寄养和寄养家庭的监督。民政部颁布的《家庭寄养管理办法》正是为了规范家庭寄养模式,让更多孤儿和残疾儿童感受到“家”的温暖。

面对如此庞大的特殊群体,要加大财政支持,政策引导是关键,一系列政策措施为孤儿和残疾儿童提供了基本保障。

据了解,2011年至2015年,中央政府安排专项补助资金,实施了“多彩梦想行动计划”,这是一项针对残疾儿童的救助治疗和康复的救助项目。该项目支持来自大多数城市和农村低收入家庭的贫困残疾儿童。

与此同时,民政部于2004年5月启动的“明天计划”利用福利彩票筹集的资金,为有手术指征的残疾孤儿实施手术矫正和康复。

截至2014年,60 000多名残疾孤儿通过”明天计划”接受了外科治疗,20 000多名残疾孤儿接受了康复培训,其中18 000名手术康复的儿童被国内外家庭收养。

据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康复部副主任李冯介绍,在“十二五”期间,中央政府加大了对贫困残疾儿童(如听力、智力、肢体、自闭症等)提供矫正手术、康复培训和辅助设备适应服务的投资。包括孤儿和残疾儿童在内的各类残疾儿童共获救40万人。

北京、上海、江苏、山东、福建在康复项目的带动下,初步建立了残疾儿童康复援助体系,18个省实施了全省残疾儿童救助行动。

北京、上海等地也扩大了救助年龄范围,将康复救助年龄扩大到16岁。

李冯表示,在“十三五”期间,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将积极推动建立残疾儿童康复援助体系,逐步实现视、听、言、智、体残疾儿童和0-6岁自闭症儿童接受手术、辅助器具配置和康复训练等免费服务。

同时,将继续实施残疾儿童康复援助项目,并将增加财政支持,使更多残疾儿童能够获得康复服务。

此外,中国还将在“十三五”期间大力发展特殊教育,解决特殊教育区域发展不平衡、学前、高中、大学特殊教育发展严重滞后、师资力量相对薄弱等诸多问题。

例如,尽管接受义务教育的残疾儿童的比例已经达到90%,但在幼儿园和高中却落后了。其中,聋哑初中毕业生进入高中的比例仅为30%左右,而残疾学生进入高等院校的比例甚至更低。

残疾人职业教育发展相对缓慢,布局不合理,办学规模小,专业设置狭窄。对于每一个接受过技能教育的残疾人来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随着国务院关于加快推进残疾人小康进程的意见、国务院关于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的意见、国务院关于全面建立困难残疾人生活补贴和重度残疾人护理补贴制度的意见等一系列政策文件的实施,孤残儿童在医疗、康复、教育、社会保障等方面遇到的困难将逐步得以解决。随着《国务院关于加快残疾人小康进程的意见》、《国务院关于加强农村留守儿童照顾和保护的意见》、《国务院关于全面建立困难残疾人生活和重度残疾人照顾补贴制度的意见》等一系列政策文件的实施,孤儿和残疾儿童在医疗、康复、教育和社会保障方面遇到的困难将逐步得到解决。

对此,国务院残疾人工作委员会主任王勇国务委员强调,残疾人是一个有特殊困难的群体,需要特别关注。

各级政府和有关方面要认真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的部署要求,努力加强残疾人康复支持能力建设,加大对基层康复机构的支持力度,不断提升残疾人专业康复服务水平,加快残疾人小康进程,让广大残疾人共享更多福祉。

发表评论